聽新聞
放大鏡
隱秘的召喚
2021-01-18 14:30:00  來源:檢察日報

  到干坑來可真不是件輕松的事,彎彎繞繞三個多小時,可以出省的路程了,我們卻還在光澤縣境內打轉。仿佛沒有盡頭的山路和茂密的叢林讓我一度懷疑,干坑,也許真是一段被時光遺忘的大山記憶。

  崎嶇狹窄的山路上,時不時可遇見林間砍竹子的工人,揮舞柴刀砍下頎長的竹子,大喊一聲“嘿呦!”手用力一推,嘩啦一下,毛竹就順著山勢滑落下來。底下等待的幾個大漢光著膀子將長長的毛竹一根根往卡車上裝,用力塞,摞得老高,再一車車運出去。在干坑,竹子和茶葉是最重要的收入來源。目光所及之處,滿山的竹海翻滾著閃亮的綠浪,正等待一場盛大的豐收,以漫長時光凝聚而成的節節青翠,此時堪比銀礦。而茶,是當地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紅茶,葉片細長,狀若玄鉤,早在清乾隆年間,就靠腳力一擔擔被挑出大山,遠銷京滬,乃至出口歐美,素有聲名。

  生長在云霧繚繞、海拔近千米的山峰,“干坑紅茶”全憑天生天養,頭一道無需清洗,沸水一沖便湯清色亮,干凈而耐泡。一聞,微有盈盈甜意,卻不沖,不膩,謙和含蓄的香氣慢慢散開;入口,是山泉水和草木之氣;細細回味,能品出一絲竹葉飄落、雨濕蟬聲的清涼,也能喝出巖石的粗糲、山風的余溫。

  任何與人有關的事物皆有余溫,譬如食物、農具、石橋、院落……然而這里的院落已近零星,一些不愿或不能搬走的老人還留守在此,偶爾進出,為祖輩辛苦創下的家園保留一點兒溫度。屋舍大多木制而成,榫卯結構,有簡單的雕花,有逼仄的閣樓,古舊中散發著孤獨的歲月氣息。一個白發老人搖著蒲扇坐在門口,院子里滿架絲瓜,幾把竹椅,蒼蠅沒頭沒腦在日影下亂撞,一只黃狗瞇著眼睛,周圍安靜得發慌??梢韵胂?,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,屋舍主人一家代代相傳,在這里堆放了他們豐富而細膩的生活細節,大到婚喪禮儀,小到打情罵俏,都充滿鮮活照影,以此對抗遺忘。但可惜,跟大山深處無數個村莊的命運大抵相同,人們向往著城市生活,去城里尋找生計、尋找出路,這里十室九空。

  茶山、莊稼、祠堂、井臺、屋巷、房舍和牛棚豬欄,隨著星光與陽光推轉,一切如風似沙都慢慢流失。于時光的深處,這些遺留下的黛色生活方式如同黑白膠片,正被當下快捷到缺乏詩意的直白與世俗溶解稀釋。

  告別屋舍,再往上去,青山如畫布廣闊,綠油油的矮腳茶樹一壟壟似長蛟纏繞其間。純白的云層很低,幾乎跟人并肩,仿佛是那些虔誠的樹木捧過頭頂的一條白哈達。帶路的人說:這山上本有座盤古廟,供奉的是盤古大神,可惜現在破敗了;倒是廟門前有一棵搖錢樹很是罕見,到這里來的人都要去看一看。

  所謂搖錢樹,不過是因為它所開的花朵形狀外圓內方,又是一串串的,很像古時候的銅錢罷了。這里的古話道:搖一搖金花開,抱一抱銀沙掉。搖是搖不動了,二人手拉手合抱一圈還是可以的。仰頭去看樹冠,果然滿是碎銀子般耀眼的陽光。

  如此孤寂、默啞的寺廟外有這么一棵高大的古樹,廟因樹而建還是樹以廟得名?是廟反襯了樹還是樹侵蝕了廟?或是,二者本無因緣,但百年來花開花落的陪伴,冬去春來的相守,若事物間也有情誼,也會交談,在某個月光如水的靜夜,它們會怎樣憑吊自己的過往歲月和評價眼下的世事沉浮呢?怎么想,都有些聊齋的諧謔意味。

  流水漫過枯葉,粼粼泛起波光,每一片寧靜的背后,都是一聲嘆息。何人何物都終將散去,唯有時間,用一分一秒供奉天地神靈,不曾離開。滿身紅淚的燭臺可以證明,香爐里沉寂的灰燼可以證明,那角落里陰濕叢生的青苔也可以證明。身后的大山漸行漸遠,無論風雨如何消磨,在時光深處,總有一些永恒不變的東西,讓人們在大步前行時牽掛著,回想著,留戀著……即使身為過客,我依然能感受到這份隱秘而動人的召喚。

 ?。▍窃伜?作者單位:福建省邵武市檢察院)

作者:  編輯:拾冠之  
集群頭條
案件發布
新媒體
微信
蘇檢聯絡
微博
客戶端
开心激情_开心激情站_开心色色